<strong id="dztpu"></strong>
<ol id="dztpu"><ruby id="dztpu"><input id="dztpu"></input></ruby></ol>

<dd id="dztpu"><noscript id="dztpu"></noscript></dd>
  • <tbody id="dztpu"><pre id="dztpu"></pre></tbody>
    <tbody id="dztpu"></tbody>
    
    
  • <progress id="dztpu"></progress>

    510180648(Lara)

    13332937229

    首頁>資訊分享
    如涵上市破發,“張大奕式”的網紅電商將何去何從?
    2019-04-08 20:22:00發表3561

    傳統電商流量紅利見頂以及消費升級的來臨,致使電商玩家們不得不尋找新的突破口來度過發展“瓶頸期”。


    于是,“網紅經濟”就興起了,它憑借獲客成本低、粘性強、轉化率高等特點,成為新一輪電商玩家角逐的風口。


    隨著眾多資本的不斷入局,網紅經濟迎來了發展的大好時機,延伸出一系列相關的網紅經濟產業鏈。


    在此背景下,網紅經濟成為一種炙手可熱的商業模式,電商也因此成為其最有效的變現渠道之一。


    “網紅+電商”、“電商+網紅”開始頻頻出現在互聯網行業中,但無論哪種模式都逃脫不了最關鍵性的“流量問題”,引流與變現是不可避免的。


    目前,我國的網紅電商大致可分為四大類 :電商類以淘寶直播、蘑菇街為代表;社區類以小紅書、寶寶樹為代表;短視頻類以抖音、快手為代表;垂直類以如涵為代表。


    說起垂直類網紅電商“如涵”,近日可謂是在業界掀起了一股談論網紅經濟商業模式的熱潮。


    4月3日有關消息稱,中國網紅電商公司“如涵控股”正式在美國納斯達克上市,證券代碼為“RUHN”,是國內第一家赴美上市的網紅孵化營銷MCN,被稱之為“中國網紅電商第一股”。


    事實上,此前如涵曾在2016年4月份在新三板上市,但于2018年初從新三板摘牌繼而轉戰美股。



    如此看來,此次的成功上市可以說是圓了如涵赴美上市的夢,然而它的“首秀”似乎并不如意。


    據了解,如涵控股的IPO發行價為12.5美元,計劃發行1000萬股美國存托股,總發行規模約為1.25億美元。


    而實際情況卻并非如此。如涵控股開盤就告破發,開盤價為11.5美元,較發行價下跌了8%。


    不僅上市首日破發,截至美股周三收盤,如涵股價更是暴跌了37.2%,收報7.85美元,市值為6.49億美元。


    總的來說,如涵作為中國網紅電商第一股,它的上市并未帶來明顯的驚喜效果,反倒是讓業界都在思考網紅電商還能走多遠的問題。


    其實,說白了就是對如涵這類網紅電商的商業模式存在質疑。


    這種依附于網紅個人的帶貨能力來創造實際收益的模式,生命力究竟有多大?


    對此,如涵控股CEO馮敏給出了自己的回答:


    “網紅模式”從古至今一直都在,從古代的帝王將相引領時髦,到近代歐洲奢侈品香奈兒、普拉達的流行,都是當年的KOL在采用當時流行的社交方式影響著追隨者。


    當代的社交媒體締造了一種新的KOL與粉絲互動的模式,形成了網紅電商。


    這樣看來,網紅電商似乎成為了社交媒體發展的一種必然趨勢。只要有社交存在,那么網紅模式就必然會產生,同時這也意味著網紅電商具備發展的可持續性。


    而面對如涵首日股價的表現,馮敏及其團隊并未受到太大的影響,他認為公司基本面沒有發生任何變化,且隨著國家減稅等利好釋放,公司業績有確定性提升空間。


    與此同時,他還說到,“公司主要股東、管理層和KOL均表示對未來充滿信心,相信市場會很快修復上市首日的跌幅?!?/span>


    實質上,對于如涵來說,現下的“跌幅”并不是最主要的,關鍵性的盈利問題才是最應該解決的。


    據有關數據顯示,如涵在2017財年、2018財年和2019財年前三季度,分別促進總商品銷售額達到1.8億美元(約合12億元人民幣)、2.99億美元(約合20億元人民幣)和3.29億美元(約合22億元人民幣)。


    此外,如涵2017財年、2018財年凈虧損分別為4014萬元、8995萬元;2019財年前九個月凈虧損5750萬元,相比上年同期凈虧損2613萬元仍在持續擴大。


    由此可見,雖說如涵依靠網紅經濟模式創造了較高的銷售額,營收在持續增長,但對于公司方面而言,并未實現真正意義上的盈利,連年的虧損將嚴重制約公司整體的發展。


    出現此類情況,有業內分析認為,如涵控股之所以有高營收卻并未真正盈利,最主要的原因還在于孵化具有頭部網紅效應的網紅費用太過高昂。


    說白了,就是“張大奕模式”難以復制。因為她的成功具有非常大的偶然性,有不確定因素在作用,是不可控的。


    眾所周知,如涵控股是一家靠網紅開店撐起來的公司,尤其是頭部網紅。在2017財年、2018財年、2019財年前三季度,頂級KOL貢獻的GMV占比分別為60.7%、65.2%、55.2%。


    其中,絕對頭牌“張大奕”的個人營收更是驚人,在2017財年、2018財年、2019財年前三季度分別占據了總收入的50.8%、52.4%和53.5%。


    如涵有113個簽約網紅,僅張大奕一人創下的營收就占據了整個公司營收的一半多,這種模式是極度不健康的。


    一旦張大奕個人出現問題,就會直接對整個公司造成極大的負面影響,能否正常運營都不好說。


    在電子商務研究中心主任曹磊看來,盡管頭部網紅具有較強的盈利能力,但孵化成本相對較高,存在不確定性,即便如涵上市成功,也仍將面臨較大的轉型升級的壓力。


    因此,以如涵為代表的垂直類網紅電商究竟能走多遠,還得看它未來的轉型升級是否成功。


    上一篇:淘寶培育200個億級直播間,“直播”成電商時代新產業!
    下一篇:“互聯網醫美服務第一股”誕生,新氧帶動顏值經濟發展!

    13332937229

    廣東省深圳市寶安區新安街道華美居商務中心B區626-630

    510180648@qq.com